logo

亞洲城市.游動民

r:ead#3 ディレクター
龔卓軍

2013-2014年,我在東京參加過第二屆的「東亞對話駐村計畫」(r:ead)之後,其中一個感想是:由於帝國戰爭與殖民的關係,要討論東亞的連帶關係,的確是不太容易。但是,第三屆的r:ead決定從東京移動至台南舉行後,的確讓我在想法上產生了一些變化。我把思考轉移到了亞洲的城市,以及在城市中的游動民。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在《宛如走路的速度》中曾說:「對定居一地的人來說,那些被稱為『移動民』、『漂泊民』的人們,是一群另有價值觀,以及宗教觀、技術、醫藥(有時是疾病)、藝術的他人。」同時,他也針對媒體的存在理由指出,「透過與非定居民的接觸,定居民的文化雖然得以更趨成熟,但以同化、安定為目標的定居民當權者,那樣的存在乃是一種難以掌握的威脅。」他因此主張,「媒體(包含廣播)都應該立志成為遊牧民族,當即任務則是從外部持續批判內部,讓定居民的社會更加成熟。」當然r:ead的目標並不是成為一種媒體平台,而波特萊爾(C. Baudelaire)的現代性所強調城市的閒游者(flâneur)已經被賦予太多的歐洲美學包袱,那麼,或許r:ead 3是一個機緣,讓我們以宛如走路的速度,重訪亞洲的城市,以及生活勞動於其間的游動民,以便重新思考「現代性」在東亞脈絡下的繁複腔調。

為什麼特別要強調游動民呢?除了亞洲當下的外勞、移工、移民、異國婚配外,全球化的新自由主義經濟結構,也的確加快了跨國移動的頻率與速度。但是,若回顧現代時期的屯墾史、殖民史、戰爭史與冷戰結構,因為屯墾殖民事業、戰爭調度與意識型態對決而促成的特定游動狀態,亦有其長遠的歷史。換句話說,游動雖然促成自由、無支配,但亦有可能是擴張的起源。

這個觀點,亦可以在柄谷行人的《哲學的起源》特別強調遊動性的移民社會,才具有Isonomia(無支配)政治經濟體的構成要件。他說,「Isonomia(無支配)為什麼肇始於愛奧尼亞諸都市?因為這些地方的移民切斷了從前氏族、部族的傳統,放棄了過去的束縛與特權,創設了新的盟約共同體。比較起來,雅典或斯巴達這樣的城邦是由氏族的盟約共同體形成的,強烈殘留著舊有的氏族傳統;這些傳統成為城邦中的不平等與階級對立。在這樣的地方想要實現 Isonomia,頂多只能夠變成 Democracy──也就是多數決原理的支配。」換句話說,即便是今天的代議政治,若是被政客、門閥或財團把持,而不設法切斷這些不平等與階級對立的來源,代議政治不過就是多數決政治,在代表席次上的少數,實際上卻可能是大多數底層勞動者或一般公民的異見,不可能透過生活實踐與對話的基礎,進入政治的議程。

在台灣崛起的馬來西亞導演蔡明亮、緬甸導演趙德胤最近的電影《郊遊》、《海上皇宮》,不約而同地呈現了城市中游動民的流離狀態,這種真實而有力的邊緣性存在,不僅是當代藝術敘事的嶄新能量,也正是r:ead 3在台南想要嘗試進行對話的焦點。

我們要不要讓當代藝術重新回到游動民的位置,回到因為殖民、戰爭、冷戰或新自由主義經濟邏輯下,曾經被消音過的這個位置,尋找游動民們在亞洲城市中,仍然隱匿無聲的腳步與蹤跡呢?讓我們暫時走出工作室和書房,移動我們的腳步,在城市的對話中,在故事的輪廓逐漸浮現時,展開我們的新敘事。

從東京前往台南:
朝東亞連帶爲主題的對話與地域形態前進

r:ead 共同領導人
相馬千秋

今年是第三年r:ead計劃(駐村•東亞•對話)執行,我們離開了日本•東京,選擇在台灣•台南舉辦這個活動。參與r:ead#2的龔卓軍先生就任此次活動主導人,由國立臺南藝術大學主辦。我身為共同主導人,在接理這個計劃的同時,也促進東京團隊與台灣團隊共同合作,以形成「東亞連帶、當代性表現的交流平台」爲目標而努力。

關於r:ead活動項目的設計有三個方向,第一個是地理性質和語言性質(以韓文、中文(繁體字、簡體字)、日文爲主的地域)的獨立設計;再者爲不特別限制區域,以時代背景及社會形態爲主軸,此次邀請的藝術家與策展人皆有這兩方的背景;第三個是讓這些藝術家與策展人在還未創作前,以解答自己心中的疑問爲前提,刻意去選擇一些東亞關係內「近在身邊卻感覺遙遠的他者」,或者「與自己爲一體卻關係疏離的他者」進行對話,而這些對話成果是爲此次活動的主要目的。這次的作品重點並非在於質或量,而是在製作的過程和完成後的經驗回顧與東亞對話的形成。r:ead的目的爲,在藝術圈中的評價系統並非隨手可得,r:ead是以假設使之成形且讓參與的藝術家與策展人們擁有珍貴時光與新鮮經驗而持續舉辦的活動。

過去兩次的r:ead,集合韓國、台灣、中國、日本共16名藝術家與策展人,以四種語言相互翻譯,共同在東京進行對話,且這樣的集會已經舉行兩次,也就是說,將這兩次的時間合起來看的話,已經針對這個主題進行了超過一個月的對話。就在這樣的對話中,創作理念的雛型從中生成,逐漸成形。我相信,我們就這麼蓄積的思考與對話,在政治問題持續緊張的東亞下,一定能夠成為繼續創作獨立作品的藝術家和策展人的精神依靠。

因為日本環境的變動,此次r:ead跨出日本移到台灣的國立臺南藝術大學舉辦。r:ead是在日本產生的活動,它現在卻要離開日本,在東亞內的其他地方舉行,將自體延展開來,就這點來看,我們已經走在實踐理念的道路上。r:ead的未來方向,也已經是明確的。承上所述,r:ead這個計劃在往後將會確實地實踐「東亞連帶、當代性表現的交流平台」,以成就各種東亞內的國家代表交集爲目標。此次,踏上台南的土地,是跨出相當關鍵的一步。敬請大家期待今後的發展。

最後,由衷感謝在台南爲了實施r:ead而盡力的每一個人、即使在如此緊湊的時間下也願意給予支援的台灣文化部與教育部、國立臺南藝術大學的工作者們、以及爲了讓r:ead持續而不吝給予協助及意見的前兩屆參與者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