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通过境遇去了解和思想

2013/06/10

我很高兴于2013年的三月,以两周的时间参与东京r:ead艺术家驻地项目。对于平日忙碌于展览组织工作的我,确实是一次非常难得的机会,这个小而精致、带有计划性的驻地program创造出了比惯常我们所认知的驻地更为深刻的“相遇”机会和实质交流。事实上,在我过去十年的策展经验里,或说在当代艺术策展的工作方式里,能够和艺术家与其他策展人会面的机会难多,但能够有一段质量兼具的长时间相处的机会并不真如想像得多──特别是当我们的工作流于一种惯性的作业模式之后。

一般来说,策展人和艺术家的相遇,往往是从作品的成果开始。然这次驻地项目却是有意识、有计划地反转这种“策展人-艺术家-艺术生产过程”之间的交往模式。它对我产生的地特殊意义,也正和我自己目前经营地独立空间(立方计划空间The Cube Project Space)的实验和发展方向不谋而合:也就是去从新探索如何“与艺术家发展长期的合作关系”。

r:ead给了一个这样的机会,让我和饶加恩共同参与了这场聚会──其中来自韩国、日本、中国和台湾这四个亚洲地区的“面对面”,在既有的地缘经验、对其他邻近区域的历史文化知识之外,提供独一无二的、属于人与人之间交流的“身体感”。从这个由陌生到逐渐熟悉的过程中进而发展出彼此得以沟通和讨论的文化观点。这样的观点无疑是要再去“激活”平日我们所习以为常的认知与行为。

这样的“会面”正足以弥补我们当下的工作及生产过程中所最缺乏的“田野经验”。在这两周期间,我们广泛地反思了二战、亚洲的冷战历史、地域经济发展至全球化的今日,包括其中无数的历史记忆,我们如何以一个当代人──一个生存个体的经验和角度,从各自不同的体会中再去提出观察。也正因为这个特殊的机遇,使我们大家可以亲身去体验所谓全球化时代里“地球是否真的已是平的?”,并由此去提出另一种世界观的图像的洞见。

我感觉到饶加恩在东京所发展出的计划,也正是对上述的经验与思考的具体回应。从观察日本的历史与民主经验开始,他以一种非线性,但却是相互关联和对话的方式,一方面对项目参与者抛出问题(在3月11日最后一次项目发表中,他邀请参加发表会的观众各自选取一段过去的3月11日的新闻内容来诵读,并提出他们对历史、经验的看法);另一方面,非日本籍的参与者,这个方式亦提供了一个渠道,间接地使我们回溯自身地民主化经验,以及在此之中我们与亚洲其他地方的关系。虽然他的项目主旨,是以观察日本与2012年大选的结果开始,以及探讨311福岛灾难之后的社会意识的内在转变或发展,来进行对“民主”、“历史的回返”的深层反思,但它着实也不仅是关于日本而已,而更扩大地反映了更大面向里当代社会所面临的共同问题/危机。我们也因而看见彼此的“关系”始终是交织在一起的──无论是从过去的历史看来,或者今日的资本经济如何使我们彼此依存。

在这次的计划里,饶加恩的创作策略是将视觉化的材料(过去的新闻档案)并置以形成一个具有延扩性的时间过程,以此作为问题的铺述方式,而“民主已让历史重演”是一个观察结果,也同时是饶加恩抛给我们的提问,这个反思性的题目促使每一位参与者跟他一起观察,并开始进行更深度的省思与作出回应。

在东京的发表会上,即便一开始参加者可能并不明白他们何以会拿到一份过去的新闻报纸,但慢慢的,通过一个接一个的朗读与思索其相互之间的关联,饶加恩提供的省思空间也逐渐被观众意识到和感觉到。

我在东京驻地项目的两周时间,饶加恩的计划像是一个“引言”,通过讨论、交流,潜在地让我有意识地去观察日本在311之后的社会转变可能是什么。其间拜访大阪、京都、横滨的短暂过程中,我所见所闻,也都向我描述了一种“积极的对社会的思考”正在日本大量发生,例如小泉明郎的创作亦如是。并且,现在有更多年轻的一代,结合文化艺术的创造,以投入更多社会工作。这无疑是这次观察、参与之后的最大收获。而r:ead这个驻地项目本身,它向我展现了一个新的连结方式的内在意义,以及它被实践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