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Pei-Shih Tu

最新信息

世界博览会

2014/07/18

这次的r:ead东亚对话驻地计画中,我以“世界博览会”做为概念出发,创作了一系列纸上拼贴作品。首先我收集了自1851年以来,日本所有曾参与过的世界博览会的宣传海报,包括1970年以“人类的进步与和谐”为主题的大阪万博博览会,1975年以“海–充满希望的未来”为题的冲绳世界海洋博览会,1985年以“居住与环境,人类居家科技”为题的筑波世界博览会,1990年以“人类与自然”为题的大阪园艺世博会,以及2005年以“自然的睿智”为主题的爱知世界博览会。将这些海报影像以A4文件大小呈现,然后拼贴上所属当年度发生的各类重要国际事件网路影像,让这些下载列印出的图像所传递的讯息意义在同一视觉平面上彼此交叠。以下是博览会主题与部份事件的相互对照:

…read more

怀旧与考现:关于1930年代的亚洲断章

2014/02/16

如果怀旧(nostalgia)是为了回味过去,考现(modernology)是为了了解过去在现在的挪移转用,那么,许多当代的创作,都倾向将怀旧与考现加以叠合,形成一种奇妙的当下时间机器。在这一篇文章里,我想将这架时间机器的按纽,调拨到1930年代,观察艺术家们如何针对1930年代,进行特异的怀旧与考现,同时,让我们从亚洲自身的状况开始,再以亚洲作结。

一般对于怀旧的讨论,总是以旧物为焦点,透过物件的质感衰变为时间机器,捕捉时间变易所生的距离感与能量。但是,若我们跳脱古董旧货商的视野,放眼望去,最容易让人兴起怀旧感伤的,莫过于人性之钜变,亦即,人的态度与生活风格的一去不返,简单的说,最让人感到时间诧异的,其实是生命形式的改变,就像吴尔芙在〈小说的艺术〉说的那句话:「1910年之后,人性发生了钜变。」现代世界的来临,让旧时的人性与生活形式,像蚕变般产生全体变态,难以挽回。对于亚洲生命形式全体变态的描述,莫过于《名人》这本小说了。

…read more

杜珮诗
台湾

1981年出生于台湾苗栗县,国立台中教育大学美劳教育系毕业之后,2005年前往英国伦敦大学金匠艺术学院深造,2007年获创作硕士学位,为目前台湾极具潜力之新生代创作者,并在2009年获得纽约亚洲文化协会台湾奖助计画。使用定格动画与拼贴作为媒材,她的作品关注影像与叙事之间新的可能性,以及想像和现实在现代社会中的关系。

曾参与的联展包括:《记忆的总和–2010关渡双年展》(台北关渡美术馆,2010),《复感.动观–2011海峡两岸当代艺术展》(中国美术馆,2011),《暧昧的存在》(台北凤甲美术馆,2012),《移动中的边界:跨文化对话–台湾,以色列交流展》(以色列赫兹里亚当代美术馆,2012),《我们看见什么》(大阪国立国际美术馆,2013),《轰动之宫》(白兔中国当代艺术美术馆,2013),《启蒙之光–台湾媒体艺术展》(新加坡当代艺术中心,2013)。

近期个展包括:《另一个美好的一天–杜珮诗个展》(台北市立美术馆,2009),《玉山迷踪–杜珮诗个展 》(台北就在艺术空间,2010)以及《可见的叙事–杜珮诗个展 》(台北凤甲美术馆,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