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望神話 再造神話


C&G

2015年,C & G藝術單位參與在韓國舉行的r:ead #4交流活動,在當時的討論中,決定r:ead #5將嘗試在香港舉行。經過一年多的努力,終於成事。在香港,我們正面對及經歷自九七之後的另一次身份問題,在這不解的前提下,我們將今次交流活動的主題,以神話開始,分析歷史,研究身分。

各地文化各有其神話傳說,也反映其文化特質與生存狀態,同時有助揭示不同地域的文化發展和文化身分。透過經潤飾的詩詞歌賦等文學作品和書畫雕塑等藝術創作去演繹記錄的神話故事,正正了解到前人及後來者運用豐富想像力去理解和詮釋神秘、奇幻、獨特的神話。

東亞各地區不單各有不同神話傳說,而且在漢文化圈中的日本、韓國、中國內地、台灣、港澳的神話,都互相存在不可分割的脈絡。其實,至十九世紀,日本明治時期的學者才開始對當地神話,以人類學角度進行較有系統的研究整理。而中國在神話研究上起步更遲,「神話」二字,要到1902年,由逃亡到日本的梁啟超在他發表的有關歷史與種族關係的文章中引用日本語「神話」而首次出現。 1

r:ead #5《神話・歷史・身份》作為主題,希望可引發及刺激對話與交流,不論上古神話、歷史、野史,更廣義至近代的傳說甚至英雄事蹟,甚至羅蘭·巴特提倡的廣告與消費文化衍生的當代神話,都可能作為討論重點。撇除從文學角度分析神話外,希望藝術工作者能夠以更高想像,更另類方式去演繹各自對神話、歷史、身份的理解,期望為「神話」注入嶄新的註解,嘗試以藝術元素創造「神話・歷史・身份」新關鍵詞。

  1. Pp1-3. 鍾宗憲. 中國神話的基礎研究. 台北:洪葉. (2006)

r:ead是什麼?


相馬千秋

2012年 r:ead在東京啟動時,我正揭起「代表亞洲、日本、東京」的旗號,致力於舉辦大型藝術節。那時候作品的質與量都受到嚴格要求,在各種制度的限制下,不容失敗的緊張感無時無處不在。其背後以能窺見,公共文化事業在今日作為地方主義城市與國家間競爭的代言人,被規模與性質所嚴格評判的宿命。

r:ead從最初背負著公共文化事業的使命,發展到如今嘗試在自由領域裡深地播下一粒小小的種子。來自東亞四國的藝術家、策劃人和翻譯匯聚一堂,只是為了對話。面對「即是鄰人,亦是他人」的對象,談論自己的創作和自身立足的社會與歷史。並非因為受人之請,只為在與他人的對話中,將自己所處的歷史和現狀重構、客體化,然後重新放在面前審視。在被對話深深挖掘的土壤中,播下下一粒作品和項目的種子。通過兩周有餘的對話,參加者全體人員將共同定下並共享一個育芽計劃。這就是 r:ead的活動。

r:ead只是一個獨立活動體,根據具體情況, 做出相應的變化。最初的兩屆在日本召開,第三屆是在第二屆的參加者龔卓軍先生的自發組織下得以在台南召開,並擴展到了台灣全境。上一屆第四屆,亦是再第三屆的參加者趙芝恩先生和安素賢先生的大力推動下,得以在韓國召開。作為第五屆的本屆,則是由第四屆的參加者張嘉莉女士和鄭怡敏先生率先倡導,從而得以於香港召開。並非因為受人之請,只因為在這些相信其必要性的人之間不斷接力,這個項目才得以在東亞周遊至今。

r:ead在這5屆的過程中,已經有了新的發展。東京藝術公社是以 r:ead的課題為主旨而發足的。緊隨其後,因為得到台南與 r:ead相關的獨立運動旗手的接力,台南藝術公社成立了。並且,作為 r:ead最重要也最困難的課題,特殊翻譯領域的「Art Translators Collective」,也在擔任 r:ead翻譯策劃的田村Kanoko的主導下逐漸建立起來,給藝術翻譯界注入了新鮮的血液。所有的一切,都是從 r:ead的實踐經驗出發,在各地域的特性和現實情況中發展起來的必然結果。

r:ead採用了「全體人員說母語」這種極為質樸,然而極為艱難的交流原則。傳承上一屆,本屆又再次將生活在兩種語言和兩種文化之間的翻譯者放到了藝術家和策劃人並列的「第三表現者/媒介者」的位置,將東亞的語言問題本身放到了桌面上。東亞至今為止,因為必須經由西方語言而被扭曲的藝術和語言的關係,正是 r:ead如今所要面對的最大挑戰。

r:ead不具有政治議題,也並非有框架和預算的項目,只是一個因為參加者感到了其必然性而成立的虛構和假設中的共同體,只有在不斷的對話中才能成立。並非因為受人之請,只因為承接了一個理念,每個人都是東亞的當事人、歷史的主體、現在的更新者。作為藝術家,作為策劃人,作為翻譯,我們在不同性質的存在於時間之間架起了媒介。這個共享的平台,要由不同性質的人們來開拓。也許只是一粒非常小的種子,然而我們把它深深地播下了。這粒種子會長成什麼樣的芽,誰也無法預料。但也正因為無法預料,我們才再一次聚在一起,渴望對話。

在此,向在如此不穩定的情況下,仍然幫助實現了本屆香港之行的張嘉莉女士和鄭怡敏先生,以及給予支持與幫助的香港藝術發展局,國際交流基金,以及本屆及往屆參加 r:ead的所有藝術家、策劃人、翻譯、職員和有關人員致以衷心的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