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從『不在』開始談起

2014/02/16

12月22日早晨,我踏出了從曼谷飛回羽田的班機,就這麼地前往了靖國神社,在巨大的鳥居之下,與下道基行先生相約碰了面。當時,他也剛結束我因為滯留曼谷而無法參加的第一次r:ead聚會。周圍散落著金黃色葉子的大銀杏,讓人實際地感受到了日本冬季的入口。雖然同樣被放在「亞洲」這個範疇之內,但泰國四季如夏的氣候,讓人很難相信這兩個地方有著相同的稱謂。這數年來,我來往與各個被包含在亞洲這個地區的國家之間,不斷地思索著所謂「亞洲」究竟代表著甚麼。

獲邀參加的r:ead計畫,是一個為東亞各國的藝術家與策展者之間,提供「交疊對話的場所」為概念所展開的藝術家駐村計畫,也是一個全新的嘗試與挑戰。一直以來,我都是以策展者身分,參加各種由藝術中心所主辦的藝術家駐村活動,因此對於這次採用嶄新概念與組合的駐村活動,感到非常地有興趣。在我所屬的機關團體裡,除了擁有可供創作的工作室、讓藝術家休息的住宿設施、也有可供發表作品的展示場,可說是一個專供藝術家集中精神創作的地方。自然,對於參加的藝術家而言,他們的工作便是集中精神、完成創作,也就是一種「創立里程碑式」的活動。雖然這種風格的活動必然有其意義,然而,這次r:ead活動所期望的,卻是一種將明確的目的剔除後,創立一個平行的空間,讓藝術家們思索在到達自己的創作里程碑之前,這整個駐村活動過程所具備的意義,甚至是讓他們從根本重新思考所謂駐村活動的意義。

這次與我合作的下道基行先生,是一位藉由各種方法,不斷探求「紀念碑」與「堪稱里程碑的活動」的存在、以及其周圍或內側所顯現風景的藝術家。他在第一次的駐村對話中,與「相約地標」這個他心中的關鍵字邂逅了。他所謂的「相約地標」,指得並不是現存的紀念碑式地標,而是思考那些為了未來、但如今尚未存在的紀念碑。下道的這個想法輪廓,與我一向以來在美術與建築領域中的經驗與成果不謀而合,讓人非常期待這次合作所能產生的火花。

最後,我想談談這次對話的主軸、也就是「東亞」這個名詞。所謂東亞這個範疇,究竟是真的存在?亦或這個範疇不過只是幻夢一場?我不敢確定,但無論如何,我試著用「鄰接的他者」、或「鄰人集合體」的概念,去解釋這個範疇。換句話說,也就是一群受到國家框架所切割、或是被同化的鄰近人群的代稱。即使是距離更為遙遠的東南亞各國,我也能深切感受他們與日本之間的各種各樣連結。那麼,我們又是如何與這些相鄰的國家間,不斷地進行著對話呢?或許,下道心中那個「為了未來、但如今尚未存在的紀念碑」的概念,正是讓這些對話更加深化的一個起點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