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生在這個時代,處於東亞的我們,應該採取什麼行動?

2014/07/18

2013年12月、2014年2月所舉辦的r:ead藝術駐村,給我一個很好的機會,可以在最重要的時刻,和最重要的人士一同渡過。這個論壇之中,共邀請了4名年輕的藝術家、4名年輕的策展人、r:ead藝術駐村總監相馬千秋、以及各位活躍優秀的工作夥伴。他們特地空出了寶貴的時間,與我們一同探討當代的藝術和社會相關的重要議題。在活動的議論之中,與談者在理解過去的藝術及社會架構的基礎上,再進一步地從各個角度進行了批判。從年輕人隨性的發言和簡短的資料中,我感覺到強烈的夥伴意識。

今天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結束的紀念日,在我身處的荷蘭阿姆斯特丹以及歐洲各地,舉辦了許多大大小小的紀念活動。二戰之後,世界總算可享有和平的時光,但對人類來說,卻還有許多問題尚待解決。前些日子,南韓發生了客船「世越號」的沈船事件,一群懵懂無知的青少年,就在無聲無息間失去了寶貴的生命,令我深感痛心。

在悠悠的歷史長河之中,我在世界上也只不過是個短暫的過客。這次的沈船事件,促使我再次開始思索人生本質上的問題。人生於世,與其企圖大幅改變世界的樣貌,還不如好好地把握活著的時光,思索如何才能活得更有價值。換句話說,就是在生命結束時,完成一份有意義的工作。

一個人終其一生,如果能夠竭盡所能地深究追求真正的價值,那麼他所有的行動,和付出的心血,都理應獲得掌聲。不論他們創下的價值,是屬於藝術領域、社會領域、還是在政治領域。藉此機會,我想再次強調,本人想在r:ead藝術駐村中推廣的概念,其實全部都源自於同樣的邏輯思維。

我個人將自身的價值定義為「正面的變化」,世界無時無刻都在改變,個人和團體的能量,都產生自這個變化的過程。另一方面,停滯即意指死亡的到來,生命的結束。人類的生活,其實正取決於這變化的能量,這個概念恰巧與熱力學第一定律能量守恆的原理一脈相通。人類和社會集團在面臨變化的階段時,體內即會分泌幸福的腦內啡。而當現狀有所改變,希望油然而生之際,身為社會上的一份子,自然也會有幸福的感覺。如今人類的物質文明,很明顯地已進入一個轉變的階段。在這個時刻,正需要大家絞盡腦汁,貢獻出自身的智慧,才能將這個變化,導向至一個積極正面的方向。

我想藉著在r:ead的研究調查,直接或是間接地接觸一些和我理念相同、並在學術上、行動上、藝術領域上有所貢獻的人士,以擬定今後人生的方向。(這也可以算是整個作業的研究方法。)這個月起,本人在韓國也會展開同樣的研究活動。
這次的研究成果,我將善加活用,並積極地與大家分享,以發揮其最大的效用,絕不會只將這成果收藏至個人的資料庫中。在此同時,也希望這個研究活動本身,能成為一個多層次的文化藝術的交流媒介。今後,我將竭盡所能地完成剩下的研究工作,也會思索要如何才能將這個研究活動轉為一個充滿正面能量的平台。

最後,我要向r:ead的總監、各位工作夥伴、以及賜與我無限靈感的與會人士,獻上感謝之意。

2014年5月5日 星期二
寫於荷蘭阿姆斯特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