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报告:第一次在东京逗留之后

2013/02/21

在日本逗留的12月16日,当天日本举行了众议院选举,并在r:ead参加者之中成为连日话题的中心。结果正如专家们所料,自民党以获取超过议席半数的294票取得政权,安倍晋三当选为日本首相。

r:ead结束后返回韩国的第二天,韩国举行了大总统选举。结果,以75.8%破记录的高投票率,以51.6%占过半数以上的支持率朴槿惠成功当选。在此两日后,那个虽没当真却给全世界人民们赋予莫名其妙的期待感的玛雅历上的世界末日,也悄然而过,我所知道的世界就这样迷迷糊糊地成为疑问。

日本的思想家东浩纪在2011年的书《一般意志2.0》中借用卢梭的话,沟通并非减少多样性的代议民主主义,而是提倡作为把多样性原本地表现出来的直接民主主义的“无沟通民主主义”,以此摸索民主主义概念的升华。在卢梭的《一般意志》上加上Web2.0的《一般意志2.0》讲述的是,如果每个市民在网络上进行搜索的模式及twitter等生活履历被数据化的话,这样的数据库便成为集体的无意识,并作为共同意志来应用于政治上。

“由于沟通将数之不尽的各种意见还原在几条对立轴上,反而抑压了多样性。如果不通过沟通能收集意见的话,那么就能保持本来的多样性下把握人民的共同意志。继而参照集体智慧的原理,与经由沟通的单纯化判断相比,能导出更加正确的判断。”(一般意志2.0韩国版采访)

然而,正如看到韩国最大的门户网站“Naver”便能明白,搜索排名的操作以及通过滥用之类的介入,会对大众媒体消费与舆论产生很大的影响,其本身就是强力的权力。像这样,能算出集体的无意识这个统计值的网络平台便成为由市场逻辑构成的产物,由于反映了特定的政治倾向,尽管这个统计值间接地反映政治,但毫无疑问存在危险性。与此不同,东浩纪所主张的是,并非趋向意见一致的沟通,而是以个人的意志表现所构成的数据库,其数据值是构成反映政治的线路,所谓的民主主义与政治的重构在各方面上都很有意思。

在第二次r:ead的逗留中,在与东亚问题关连的方面,希望能积极活用东浩纪的方法论。根据接线方式、意志表现方式与道具的再设定而定下新的关系设定的基础的同时,并思考着对东浩纪所主张的“集团无意识=共同意志的发现”及其对新平台的探求。

加上,在短短一周时间中举行的r:ead的初次会面中,我们集中于东亚这个地点的事实关系上,感觉上对问题的处理上态度多少有点强硬。倘若我们能将对话与共有规范转换到自身上,将会怎样呢?